當前位置:山东11选5 > IT >
解析SWTC和MOAC的過去未來-井通創始人井底望天周沙拜訪錄【圖】
時間:2018-03-07 18:56 瀏覽次數:
解析SWTC和MOAC的過去未來-井通創始人井底望天周沙拜訪錄【圖】

新年伊始,我在思考2018年數字貨幣投資如何布局的時候,機緣巧合,深入調研的第一站是井通系的兩條鏈:井通(SWTC)和墨客(MOAC)。井通是國內最早開發的幾條公鏈,發展歷程有很多值得挖掘。本期我特地采訪井系生態創始人周沙先生(筆名:井底望天),暢聊井通(SWTC)和墨客(MOAC)的過去和未來。

解析SWTC和MOAC的過去未來-井通創始人井底望天周沙拜訪錄

周沙,筆名“井底望天”

20世紀90年代初先后赴美國、中東、東歐等地工作,后定居于美國硅谷。

自幼對歷史、政治、經濟有濃厚興趣并飽讀詩書。

《大國游戲》、《區塊鏈世界》、《區塊鏈+大數據》系列叢書主要作者。

硅谷精準資本(Outpost Capitals)聯合創始人。

曾在北京奧運、臺灣事務、人民幣全球化、一帶一路發展戰略等重點問題上向政府建言獻策。

2010年關注比特幣,2011年組織硅谷華人技術團隊開始研究比特幣底層技術,開發出具備分層、分片、子鏈、異步調用、跨鏈、5000+tps的切實可商用底層區塊鏈協議。

2014帶領團隊開發井通鏈(SWTC),2017年推出墨客鏈(MOAC),兩條鏈均可實現數字貨幣發行、錢包存儲、跨鏈交易等商業應用。此外,MOAC可輕松兼容以太坊挖礦、應用等,并實現百倍以上的以太坊交易速度。

前言

2018年1月,井通科技在區塊鏈領域蟄伏近4年之后,終于迎來了拐點。

1月4日,在美上市的“中網在線”因為宣布與“井通科技”開展區塊鏈技術合作,股價一夜暴漲7倍。此后,上市公司一窩蜂蹭熱點,只要發布跟區塊鏈沾邊的資訊(里面很多假消息),股價立馬漲停。

1月9日,國泰君安聯合多家機構專訪井通兩位創始人,探討2018區塊鏈發展之路。

與此同時,許多客戶主動找上門尋求合作,井通錢包每天涌入大量用戶,導致系統宕機,技術人員不得不得加班加點升級。

這些都只是序幕,大戲還未開始??唇袢棧鴇?,對比往日艱苦寂寞,恍若隔世。作為區塊鏈領域最早一批先行者,受困于大眾對區塊鏈的認知,過去送上門,人人都不當回事,現在卻逆轉過來,一堆人扣門求合作。

2018年將是井系生態全面盤活的一年,井通鏈(SWTC)和墨客鏈(MOAC)這兩架火箭能否沖出云霄?此刻即是關鍵點。

 

對談

安珀:

據我了解,你是比特幣和區塊鏈底層技術最早一批布道者和開發者,2010年就關注比特幣,2011年在硅谷聚集技術團隊,2013年在《井底望天財經周報》里給讀者科普比特幣,并開始布局井系生態。2014年在中國成立井通科技,開發井通鏈(SWTC)。當時99%的人都不懂你為啥要搞這個,如今,區塊鏈的變革力量大家漸漸明白了。你是如何在這么早就預判到區塊鏈的趨勢?你對井系生態的戰略布局最初是如何規劃的?現在的井系發展跟最初有何異同?

井底望天:

因為我本身是在1996年開始進入高科技行業,算是整個互聯網崛起的參與者和觀察者,有比較深厚的技術背景和經驗,加上我本身又是財經和經濟專家,作為跨金融和高科技的雙棲人,自然對比特幣企圖顛覆傳統金融業的理解比較到位。

當然我更看重的是比特幣背后的區塊鏈技術(那時候還沒有區塊鏈這個詞匯),深刻理解這個技術革命對人類社會的潛在影響,這個也決定了我當時開始建立區塊鏈團隊的想法。那個時候,就算是對十幾年高科技背景的高端硅谷碼農,甚至包括一些成功在硅谷創業,公司上市的朋友和同事,都很難推介成功,更別說一般人了。幸運的是,還是有十幾個硅谷高手不明覺厲地跟我干了,大概現在外面人不知道,比特幣礦機的最大的跨越,每秒運算1T的28納米礦機就是在我的帶領下做出來的。

井系生態的戰略布局,大概就是全行業形成閉環,目前井系的發展速度和實力,基本上與當初的規劃差不多。

安珀:

井通科技的一大特色是“硅谷技術,中國公司”,井通鏈(SWTC)和墨客鏈(MOAC)的底層開發核心團隊全是硅谷科學家。最初硅谷的7個核心成員是如何聚集起來的?現在硅谷團隊有多少人?都由哪些人組成?

井底望天:

在我做區塊鏈之前,從2008年開始發表過一系列比較有影響的博文,在海外的兩個主要網站(文學城和西西河)吸引了很多讀者。后來這些博文被集成《大國游戲》系列叢書。而這些讀者中間,不少是技術背景的高科技高端人才。

2012年,我開辦《井底望天財經周報》之后,里面不少人就聚集起來了。這些人才,在美國這邊都有十幾年的經驗,幾乎每個人都可以去當一個公司的CTO。當然其中大概有兩三位,現在已經離開了這個行業,但是大部分中堅力量,都保留下來了。

現在硅谷的團隊,全職有6人,兼職有11個,目前準備擴大到20-25人。

安珀:

硅谷團隊實力很強,發展也很穩健。但據我了解,井通國內團隊曾出現過比較大的動蕩。現在國內團隊是什么情況?硅谷團隊和國內團隊是如何分工協作的?2018年,你對井通科技的團隊建設是如何規劃的?

井底望天:

自從2014年井通科技落地國內之后,步履蹣跚。最開始的兩位技術高手,因為個人原因,未能和團隊其他成員磨合,最后離開公司算是最先的損失。當然在公司發展路徑上,也是有不小的分歧。有的主張2b為主,有的主張2c為主,還有的想以炒幣為主。最后選定了2b,謀求在國內的生存。

企業發展過程中都會經歷動蕩和調整,以現在的區塊鏈的生態環境來評判當時的團隊,是不公平的。原來無錫團隊的CEO陳東雷,轉而經營井系的高端發電機企業井機,成績非常好。后來接手的James,現在經營井系的人工智能精細管理房屋租賃企業井居,也是蓬勃發展。后來的鄧牧,離開井通開辦了自己的區塊鏈企業,獲得騰邦國際的投資,而且騰邦這幾天還繼續借用井通的名氣蹭井通的熱度,事實上他們和井通毛關系都沒有。而鄭宇團隊,在經歷了磨練之后,目前靠團隊的努力又卷土重來,做他們一直想做的區塊鏈電商。之后接任的史伯平算是我拉的臨時工,也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營運任務。這些在井通發展的歷程中,都為今天的成績做出了貢獻,他們要么仍然在井通生態圈里面,要么仍然在井系企業圈里面,都還在為井系區塊鏈生態做貢獻。所以外面的各種傳聞,關于不同團隊的說法,也不必過于相信。有不同的團體,不同的想法,不同的行為,產生各種沖突和不協調,也許正是區塊鏈的精髓所在。
(責任編輯:熊掌)


{ganrao}